秦吏_第17章 失期当斩?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7章 失期当斩? (第1/3页)

  听到那百将说要以“失期罪”论处他们,黑夫当时就是一惊!

  他真敢杀了我!?

  但随即却又听百将补充道:“笞二十!”

  哈,是打板子,不是失期当斩?黑夫愣住了。

  县卒们狞笑着摩拳擦掌,抄起一旁的竹板,准备痛打黑夫。

  黑夫闭上了眼,他在权衡利弊,既然是打二十下板子的话,自己究竟是不甘受辱奋起反抗?还是默默承受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?

  然而就在这时,却听到远处又是一阵脚步,随即是一声大喝:“住手!”

  黑夫睁开眼,却见一名同样是百将打扮的年轻军吏带着几个人,小跑着过来,对那些正欲动手的县卒喝道:“这是作甚!还不停手!”

  “陈百将,你这是何意?”下令拿下黑夫的军官冷冷说道。

  “这话应该由我来问宾百将。”被称之为“陈百将”的军吏个子不高,颔下一撮小胡子,身板气势不如那军官,却丝毫不示弱。

  他指着黑夫二人道:“宾百将,此二人犯了何罪?要处以笞刑?”

  宾百将气呼呼地说道:“失期,当罚。”

  陈百将却笑了起来:“不对吧,按照《徭律》,徭役、更卒,失期一到五日,谇;失期六日到十日,罚一盾;失期十日以上,罚两甲。这两人迟到几个时辰,顶多当众责骂一顿就是了,哪条律令规定,要痛打二十板子?”

  “这……”宾百将一时失言。

  陈百将走近了一些,笑道:“再者,我听说这黑夫与季婴,是在路上遇见盗匪,将其擒拿归案,之后在县狱协助审案,故而来迟。此事县丞已知会县尉署,县左尉亲自告诉我,可准其明日再来报到……宾百将,你不问缘由将其拿下,莫非是想替那个犯法沦为鬼薪的湖阳亭长出气不成?我听闻,他是你的堂妻弟啊!”

  宾百将被揭穿后面色一滞:“陈百将,你我好歹是同僚,休要诬我!我直接听命于县左尉,怎知县右尉下达了何等命令?”

  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陈百将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:“既然是误会,那便请君放人罢!”

  眼看陈百将祭出律法,打是打不了了,宾百将才瞪了黑夫一眼,挥了挥手,让手下松开他,然后在黑夫耳边留下一句:“小竖子,今日算你走运!”便愤然离去。

  黑夫站起身来,揉了揉酸痛的胳膊,盯着宾百将的身影看了许久,然后便朝小胡子的陈百将行礼道:“多谢上吏相救!”

  季婴也在一旁惊魂未定,作揖道:“若非百将阻止,吾等只怕要断条腿。”

  “不至于此。”

  陈百将嘴上客气,却大马金刀地受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